凯史第45次健康教学

2018-05-02

视频播放:

视频连接图



听译: 漫步寰宇

听写: 移动Agent


瑞克: 欢迎各位来参加


文斯: 瑞克你等一下,请各位再次开启你们的录音。

瑞克: 好的,欢迎各位来参加第45次的健康教学,我们这次的教学会比较简短,因为刚才在中国教学那边时间用长了一些。凯史先生如果你做好准备的话,可以上来和我们来分享您各方面的知识。


文斯: 凯史先生,你需要把这个说话的声音打开,没有听到声音。


凯史: 好的。早上好,晚上好,无论你在何时休地收听我们的教学,都向你们问好。今天我们的教学时间会比较短,因为我们在中国教学那边用的时间有些延长,在他们所做的装置,这个时间拖得比较长一些。在进入到我们的健康教学前,我们需要向各位说一件事情。凯史基金会从(2015年)1月份往后来进行现场医学案例直播。来自BLT,这就意味着,我们会测试一些健康方面的一些发明。现在进入到健康部分,进入到CO2在这个结构当中的效果。所以我们会更详细地来说明更多的情况。就是我们如何去进行这些案例。在结合使用CO2和CUO来观察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这是在中国人所做的装置上,看看有什么影响。同时我们会进一步向前探索一些对它控制的条件进行研究,研究所有有关控制方面的元素。我们也是希望12月6号,在这边能够开始为期一周的病例研究,带有成功的效果。如果成功的话,我们会在1月份开展全面的案例研究。

这是面向全球的,我们会向很多人传授这方面的知识。就好像我们在做“蓝图周”一样。我们可以同时来运行整个事情。或者说你们想给我们展示什么东西吗?所以我们会设立。我们也希望,如果是正确的话,那么下一个盒子,就是在磁引力场能量盒子之后的另外一个盒子。来展示我们如何能够在健康应用方面使用它。有没有任何问题?


文斯:我想Ali来给我们分享一下 。


阿里: 对,我是Ali,你好凯史先生。


凯史: 你想给我们展示一些东西吗?


阿里: 是的。我做的基本上是两个铜线圈,我给它做了纳米涂处理,这是它的内圈,这小的是内圈,然后我把它们放在一起,小圈放在里面。然后我把它放好后,又用了甘斯做涂层,然后我用了一个塑料。在笔中间它有一个塑料部分,我把它那块给切掉了,然后在里面装上了甘斯,然后把它放在了线圈前面这一小部分,差不多1CM左右,然后我用了一个塑料的笔管,我就把线圈放到笔管里面,然后把两端封上。我想说的是每当我用它的时候,在10到20秒的时间里,比如说你的身体哪个地方疼的话,它(疼痛)就消失掉了。我感觉非常好,所以在我睡觉的时候我也和它在一起,把它放在我身体不同的地方,我感觉非常好,能给我一整天都有很多的能量。


凯史: 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我要强烈的建议你,不要去使用甘斯,在任何的减痛笔当中。


阿里: 好的。


凯史: 我们非常强烈地建议你,如果你使用纳米涂层的铜,然后你用了这些胶带在它中心的导线当中,有CO2 ,那么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因为它会给你在那个地方的情感带来平衡,但你不应该在任何的情况下使用甘斯的涂层在在任何的健康应用上面。


阿里: 好的,我记住了。


凯史: 你创建了一个条件,相对身体来说它会有很大强度的场体平衡,实际上这样做是不好的。


阿里: 好的明白。


凯史: 你使用了这个纳米涂层的导线后,就已经能够在肌肉的组织上给它带来平衡


阿里: 好的,非常感谢。非常感谢您对两个电表的设置的评论。我当时放了两个,现我在把其中的一个撤掉了,然后我再测试电表的转数,用一整天来测试,感谢您的评论。


凯史: 好的,不用谢。下一个问题是什么?

K:凯史先生,我是K,我有一个有关等离子体对儿童的……


凯史: 你说什么?

K:我有一个问题是有关等离子体对儿童方面的问题。我有一个朋友,他的女儿因为哮喘病住院了,我就想知道,她也用过减痛带,也有一些效果,我想知道你有什么建议。


凯史: 我个人的想法,并不是给你提供建议。实际上你需要去理解哮喘是什么,你无法使用哮喘的减痛带在肺上,气短或缺少氧气的摄入,需要理解原因是什么。化学或环境因素,这是两个不同的事情。但是很多儿童患有哮喘病实际上是来自于情感部分。是情感部分在负责肺部,而且你需要找出患病的原因是什么。哮喘是情感的展示,它实际上是身体的一种表相,相当于情感通过身体的一种外在表现。当儿童无法去适应或接受这种情感的话。我经常说肺部氧气或能量的输入进入到血管中,来给情感提供能量,当情感有问题的时候,它会使肺部的工作进行调整,所摄取的能量才以应对情感。所以实际上当你看到孩子或任何人患上哮喘病的时候,就是说他的情感已经情变了,他肺部所吸收的能量来促进情感的痛苦。所以说,你看到孩子有哮喘病症状的时候,你要去问他“你遇到了什么问题,是什么干扰你让你感到困惑?是什么事情你觉得无法接受?”它展示出在你呼吸上出现的这种改变,或者摄入的氧气出了问题。实际上99%情感上的问题对于孩子来说都展示出来,因为他没办法去应对。这里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癫痫,另一种是哮喘。凯若琳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就是《我的枕头我的生活》,我们试关去发表这篇论文,这是很早之前已经写好的。我们把它作为礼物送给。。。好像我之前也说过这个事情,给曼彻斯特医院,给这些患哮喘病的儿童来阅读。我需要把这件事情说完。在临床的这些实验当中可以看到。在这过程当中,这些儿童筋疲力尽,这样的话他或者他能够解释情感的陷阱是什么,或者在感情上有什么让他感到困扰,然后再面对他自己的情感问题,然后哮喘病就消失了。半小时后哮喘病就消失了,而且再也没有复发过。但是如果你无法去搞清楚情感问题的话,这个哮喘病还会再复发。

我们不要忘记,身体情感这部分是部分你的皮肤,所以你看到哮喘病实际上是肺部,可以看到就像是身体上的损伤或者就像皮肤上的湿疹一样,因为大脑实际上是皮肤结构的一部分,肺部也是类似这种状态。所以如果你有湿疹的时候,当你有了身体上的损伤,它会去排斥情感。湿疹对于身体的排斥,如果是情感的话相当于去接受这个条件,表现出来就是哮喘病。你要把这个孩子放在一个位置上,这样他就可以向你解释是什么在情感上让他感到困惑。5分钟后就不会再有哮喘病了,他可以走出去。我也希望有机会在圣诞节前把论文发表出去。我把他称为《我的枕头我的生活》,你也可以在家里做这些事情,这就是一个过程,凯若琳在几年前就已经在几家医院研发了。但是我们把我们的孩子从一个医院送到另外一个医院准备治这个疾病,然后我们非常简单地从不同的地方来汇集有关儿童哮喘病的相关知识。实际上你这个枕头把孩子放到一个呼吸的节奏当中,然后(译者注:词义不确定,意思是用枕头去拍他),就是身体非常疲倦的状态,然后不停地拍枕头,等他累了之后,你让他抱着这个枕头,他会感觉非常舒服,然后他们会把心里面的话说出来。就是情感上是什么东西,什么压力一直在困扰着他,在摔枕头的过程当中。然后当他们躺下来的时候,就会有一个修复的过程,就是从筋疲力尽的过程中修复回来。这个时候你让他说话,因为这个是身体相互作用的时候,身体比较虚弱的时候。这个时候他就会跟你说,他们就听这些问题,他们说这就是问题,然后你就说这是什么问题困扰着你呀?原因是什么呀?是什么让你感到如此不安或困惑?然后他就开始把自己的痛苦说出来,然后就可以很轻松地走出去了。这是之前有一个18岁的女孩遇到过这事,还有一个21岁的女孩,她们两个都受到过性侵。一个女孩经历了甲状腺体的移除,当她能够说出来的时候,整个状态就改变了。现在她就成为了一位心理医生,在美国。我还看到那个18岁的女孩,当时她也没法跟任何人说曾经受到过性侵的这件事情,然后我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改变了她的一生,我也受到过她的一封来信。因为这是非常简单的,你需要去找到她的情感,她就可以改变。就像你的情感改变后,来自肺部能量吸收也会改变。这个能量的改变在某种程度上会改变呼吸的节奏,就是你把它称为的哮喘病。一但你解决了情感,就像我经常说的,血液是和情感有关的。然后你会发现能量吸收会返回正常状态,孩子就会像正常的孩子一样走出去了。孩子在夏天的时候要给他放在外面,冬天的时候要放在屋里,因为他会在皮肤上总是会青一块紫一块的。如果他身上有青一块紫一块的话,他的妈妈会关心他。两次之后就没有这些淤青了,你可以把他扔到游泳池里面,扔到寒冷的冬天里面都没有问题。因为在哥哥和姐姐里面有个竞争,他无法去接受姐姐得到一切,而他就什么都没了。这样的话他的情感就会觉得他身上长出大水泡后,别人会更加关心他,病的时候会关心他,就会感受到关注,情感上就会得到满足。我们看到90%比如说哮喘病,有的是工业方面产生的,有的是情感方面产生的,这是不同的事情。你可以去使用CO2套包,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使用CUO甘斯,因为肺部属于情感部分,而不是身体部分。对于情感,你始终都需要使用CO2甘斯,对于身体心脏以下的这部分你可以使用CUO甘斯。即使是这样,你也要非常小心去使用,并不是仅仅你知道它就可以用,你需要找出它比如说癌症是否与情感有关,如果与情感连接在一起的话,你需要混合两、三种甘斯地一起来补尝它的能量级别。所以,你的朋友,他的孩子因哮喘病住院的话,你可以到孩子面前说“你有什么问题?是什么让你困惑?是不是你的哥哥糖果吃得太多了而你没有拿到?或者是不是你的妈妈太关注你的爸爸,而你没有得到他的爱?”有很多孩子,特别独生子或第二个孩子,会患上哮喘病或类似症状,因为他们没有得到他们那块蛋糕。如果妈妈和爸爸很亲密的话,而他没有得到爱,他也想得到这种情感的关注,这种拥抱。所以我想从情感上得到他,我要改变这种情绪,就是能量的摄入,我需要花费更多情感上的能量,为我没有得到的那部分去思考并且补尝它,这样肺部就需要跟着去改变,然后你就会把它叫做哮喘病。要理解它的源头,不要只看表相。现在你可以看到运行原理,你返回到最初的健康教学中,你能够理解,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我试着去释放这篇论文,名称叫《我的枕头我的生活》。这个论文已经在我的电脑里面放了很长时间,还没有发布出来。它将会是其中一篇论文,由凯若琳发表,这是她的作品。我只是在里面增加了一些内容。所以凯若琳在健康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她在健康和身体中能量转换这方面的知识非常渊博,她是一位非常美丽的科学家,非常美妙的科学家。所以你需要理解身体如何表现,实际上是来自于情感的。你可以看到在5分钟左右他会走出去,直到下一次的哮喘发作,然后你会发现这次是什么情况。人们习惯于去找从一个情感的伤害到另外一个情感伤害的借口,因为这样就会获得关注。有很多孩子非常年轻,他们也经历过哮喘,在很小的时候要去医院,这样就能获得关注或类似的东西。所有这些,实际上就启动了关注缺乏症。因为当他得病的时候就会获得关注,很多人都会说“你怎么样呀?你好些了吗?感觉如何?你是不是想要这样或那样?”,通过这种方式他就会得到这一切,他就会创建了第一个节点,就是关注缺乏症。在这个家庭中成为了很长期的问题。你要完全意识到这种情况,或者父亲或尤其是母亲,她想要孩子进入到很危险的状态,你需要在那里,然后孩子会经历哮喘的发作。对于父亲或母亲,这是一种死亡的症状,你想去死掉,然后你看到孩子在那里。这是最弱的时候,但有些母亲看到这个地方的弱点,作为控制他父亲的方式,利用孩子的疾病。这能导致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译者注:MotherMange?一种疾病名称,意思是“母亲让孩子处于这种疾病状态,以显示她存在的意义,尽管孩子本身没有任何问题。)你可以一互联网上阅读这方面相关的资料。这些实际上都是两个副作用,特别是哮喘的发作,在特别小的年龄上。如果他开始没有得到控制的话,长期以来会得到关注缺乏症,因为他一直都想得到关注,或者母亲看到父亲一直得到关注,当孩子病了的时候,她就会得到关注,然后就开始了MotherMange?的过程。这是非常可怕的状态,这个母亲会让孩子处于持续不断的疾病状态,各种不同的原因,以便让她有存在意义和理由。所以你看到这孩子根本就没病。在前往医院的路上说“母亲,我在这里,我是救世主,有我存在的理由。”通常这会发生在第二个孩子身上。因为第一个孩子(译者注:19:44没听清),然后第二个孩子已开始长大。如果他不在这儿的话,我就没有存在的理由。(译者注:19:50没听清)他里面有一个心理的背景,这是一种很剧烈的症状。基本上说,它是无法改变的,会持续这孩子的一生,所以需要回到你朋友那边,看看是不是因为环境的原因,如果不是环境的原因,那就问他一个简单的问题“你遇到什么问题了?让我听听,可能我能帮你点忙。是不是你没得到足够的糖果?或者你的另外一个哥哥去参加了一些假期活动而你不能去?”然后你们就可以开始对话,在说话的过程中你就会找到问题,他自己也会找到自己的问题,然后就可以从医院走出去了,所有的问题都没有了。下一个问题。


瑞克:有个问题来自LiveStream,我如何来应对甲状腺机能衰减、肝肾功能衰退。


凯史: 我不是医生,你去问医生吧。


瑞克:好的。


凯史: 你所问的(译者注:21:14不太听清,是什么两个功能),然后你就会找出问题在哪里,这是心理跟身体有关的。很多的问题都是心理与身体的问题。


瑞克:另外一个问题,凯史先生基金会是否知道新的癌症肿块的研究,是不是还接受新的自愿者,就是1年前的项目现在是否还在继续?我有一个朋友患有晚期癌症,他在胸部长出一个大的孔洞,可不可以做结什么呢?


凯史: 我们现在也在关注着这些问题,仍然还处于测试当中,我们正在评估一些新的能应用在太空上面的装置,我现在也不在制作更新的装置,所以我们关注的是太空科技,通过等离子体的条件和状态来进行诊断和逆转。

两、三天前就有人来我们这大楼里做这事情。在12月份的时候我们会再次进行测试,然后1月份的时候我们会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各位需要意识到。我们接到很多人的请求,来自医疗方面,想和我们合作,了解它们的应用。我们在世界各地进行了测试,有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进行测试。我们看到了一些结果,也看到来自中国的报告,还有来自不同的国家,这些研究还在进行中。我们也选择了一些人,选择条件比较严格。让我们能够理解更多,之后我们会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各位需要理解一些事情,实际上它并不像 两、三年前,那个时候你说出一些事情,你就需要去跟进。各位看到的即使是磁引力场能量单元,今天已经把200个磁引力场装置发货出去了,明天还会发货。所以这是同样的状态,就是说,我们需要在任何对外的事情上都需要非常准确和正确。现在我们在国际的层面来设立标准,我们不能随便发出去一些信息,然后只是去看一、两个癌症患者的情况,它需要对来自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人都适用的。所以他就问了我是否可以能够知道你们的电子邮件,然后来做一个预约。有没有这个电子邮件?现在没有。等到12月份再说,至少12月底。我们会在12月11号结束后把这件事情对外说出来。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成立,是什么样的疾病我们将做什么。癌症的研究还在继续,以非常快的速度。幕后我们正在努力地做这方面的研究。现在有几个病例,我们都在监控着一切。现在并不会接受所有的病例,因为我们需要100%正确,然后才会对外公开。好的,让我解释一下,凯史基金会就像我在教学里面解释的那样,我们是面向所有人,所以当我们公布的时候,会对我们所有人都有影响,所以我们不会对我们自己做错误的事情。所以当我们开始教学癌症的时候,就像在能量装置一样,我们会传授所有的知识,这样你们所有人都可以去做测试,然后结果可以会返还回来,让我们去观察情况。下一个问题。


瑞克:有一个来自E的问题,有一个80岁的妇女,有基因方面的混乱问题,叫(译者注:25分06秒有个词没听清)血色沉着病,基本上是身体当中含铁过多。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


凯史: 说什么 ?


瑞克:80岁的妇女


凯史: 80?


瑞克:是的。


凯史: 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如果她年轻的话我还可以说,这个年龄我没法说了。


瑞克:好的。M就问了老年痴呆症,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有没有可能用磁引力场治好?


凯史: 老年痴呆症80%~90%是可以治好的,你需要找到这个人为什么需要忘掉一些东西。老年痴呆是可以逆转的,你们很多人都可以去做,以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如果进入到我们完整的健康教学当中的时候,使用磁引力场能量单元,就是我教给你们做的。我们已经做了很多次,实际上只是说你们只是忘记了,这是有身体和心理的问题造成的。你需要找到它的原因,就是为什么想要去忘记一个状态。然后你需要去支持他的情感部分,你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会记起来。我之前说过这个事情,如果一个人能够记得任何的歌曲,他甚至还可以哼出来,比如说他们大学时期所听过的那些歌曲,20~30年前的歌曲。这种老年痴呆症80%以上都可以逆转,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如果他们能够记得起音乐的话,说明他的大脑记忆部分是正常的,你需要做的就是把门打开,他所聚在一起的恐惧是什么呢?然后他就会记得所有的一切。唯一的事情就是,你要去问一下患有老年痴呆症的那些人,问“可不可以给我唱一首歌?”最好的是“你还记不记得你结婚时候婚礼的那首歌?”然后如果说丈夫或妻子在场的话,他就会哼出这首歌,你就可以知道80%的情况是可以逆转的了。我们就遇到过这些案例,有些人就没有办法记得“薄煎饼”,都不知道这个饼是什么,而实际上之前做这个煎饼是他最拿手的食物。就因为做这个煎饼,然后花钱去买东西,然后他就开始往回想,然后就会想到一切。如果说你想了解这些病例的话,如果是可以逆转的,比如说老年痴呆症,你可以去问他们问题,“你还记不记得 甲壳虫 乐队唱的歌曲?”离这个日期越近,就会越记得。就是离他们做的时间越近,逆转的可能性就会越高。这是离婚礼越远的那首歌,20世纪50年代60年代,离比较近的70年代或80年代,他就会向你展示即使是另外4%的记忆力都会返回来(译者注:28分16秒没听清)。你只需要去问,然后让他去唱一首歌。我发现最好的一件事情就是“能不能给我唱一下你当时结婚时候的歌曲?”或者“你还记不记得你的叔叔或舅舅的婚礼呢?那个时候婚礼上面唱的歌还记得吗?我需要有人哼一下。”如果有人能哼出来的话,实际上音乐是另外一种记忆,语言会带来痛苦,音乐通常会和欢迎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他想要得到的,这就是他可以接受的原因。记他去哼一下就行,不需要唱出来。如果他能哼出来,就可以80%把他的记忆力恢复回来。这个时间不需要很长,最多3个月。下一个问题。

现在是不是快5点了?现在几点了?还有10分钟。


瑞克:再生骨头和软骨这有没有可能呢?


凯史: 这个骨头和软骨是可以的,我们以前做过这方面实际,这需要一个特定的方式去应对它,它需要特定的系统。通常这是非常慢的过程,特别是软骨,非常非常慢的过程,因为你要用它走路,坐下,做所有的事情。如果损伤后,需要再次修复它。如果给它隔离下来,2、3个月时间,就可以很好的修复了。骨头也是一样的,关于骨头的结构,一些骨头上遇到问题的人呢,骨量的损失,我们会把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在蓝图教学周已经把部分的问题说过了,在讲这些装置的时候。你如何能够使用等离子体,以一种特定的方式使用甘斯,甚至定位骨头的某个地方创建连接。你可以使用…如果是骨折,你可以用磁力的减痛带。我们销售的磁减痛带,在凯史基金会的网站上,会很大程度减轻骨折情况,帮助愈合。这是从我的经验当中说出来的,我以前用过,也说过这个事情。当时我从马上掉下来,摔断了10根骨头,14天后(译者注:31分02秒,5个什么没听清)就没有任何迹象,基本上痊愈了。你可以以一种特定的方式来使用健康减痛带。这样你可以在特定的案例中帮助,用于骨头再生。


K: 凯史先生,我是K,我有另外一个问题,关于记忆力。我现在观察到有些人,特别是那些在(译者注:31分38秒没听清什么人群),或者说他试着去学习。电视已经占据了记忆力,就需要把记忆力补尝到另外一方面去了。(译者注:31分44秒有个词没听清)所以可不可以你给我们讲一下有任何类型的建议,一些他们可以使用的东西。


凯史: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K: 我是说,我发现很多人的记忆力都不太好,不仅仅是老年人,而是那些年轻人也不好。他们感觉很困难去集中精力,我想他可能是精神无法集中。所以我想知道,你对这方面有什么建议。


凯史: 关于这个话题我实际上没有办法来解释,这要取决于是什么原因,他脑子里面在想什么。你需要理解,人体和大脑是有极限的,如果你过度使用的话,他就需要在其它地方做补尝。最简单的方法来做,你需要理解,我们和MARKO在之前某一天已经展示过大脑,在一个容器里面。如果你有某种类型缺陷的话,就需要通过甘斯。我们用到不同的材料,比如说锌、钾、钙,最终我们会教各位这个知识,因为它必需是正确的。还有没有任何问题?


K: 非常感谢。


瑞克:我们这边有个问题和困惑,有关治病用的模板,能不能用甘斯,用哪种,用在什么地方?


凯史: 什么?


瑞克:我想他的意思是说,甘斯什么时候可以用在治疗上面,什么情况下不能用。


凯史: 不能太大概地来说这个事情,因为这要取决于这是什么。一定要记住,在你的脑后,有一个原则。你所面临的是情感问题还是身体问题。或者情感设定了身体的一个表相,然后你再去应对他,来使用相关的过程,然后你再来决定用什么样的甘斯,用什么组合,以什么过程。实际上并不是你说的黑还是白,实际上是我们解释的一个问题。比如说肺部的问题,是由于情感或环境方面引起。一个肺部可以用一个肺来支持它一段时间,一个肺可以支持一段短时间,另外一个肺部可以进行自我修复。在任何情况下,身体的上半部都不能使用CUO甘斯,心脏以下可以用,但你还需要理解,它是由于铜还是其他问题引起癌症,每种情况都需要进行计算。如我所说的,当我们谈到癌症的时候,你所看到的第一个问题是,你身体当中是否有重金属,或者有半导体。这是一个过程,然后你再用甘斯进行平衡。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译者注:37分59秒有个词没听清)

你可以不同的方式或以相反的方式制作铁甘斯,你可以物理上看到从人体当中提取矿物质,要理解它。如果你足够聪明,你就知道要怎么做,和你在容器中看到CO2甘斯是一样的,你会使用人体来设定,特别是用能量单元去复制身体当中的铁,所做的只是能量的转换。别忘记,身体中的铁是处于甘斯状态,它是等离子体状态,所以是转换它的能量。这就是你甲状腺旁体所做的事情。他会把一个元素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去。这就是它们所做的事情。他们并不会去寻找比如说磷,它们会用钙来创造磷,去改变场体来吸收。所以实际上你做的是同样的事情,从外面来匹配。你还可以进入手指,然后把铁从手指中带出来(译者注:37分20秒听不太清)。我之前就这么做过,特别是用到杯子,这里面有一种状态,当我打开杯子时,我就知道要提取什么,这很简单。


瑞克:有一个同样的问题,磁引力场技术能否柔化硬水?比如去除或重新平衡钙或其他的矿物质,使其一致。


凯史: 对,这个可以。其中一个比较简单的方法,你想弱化钙的话,很多人都没有告诉你是什么情况。如果没有使用等离子体状态,就会只用到磁铁。如果你得到容器,你所需要做的,如果水中有很多钙,这是永远存在的,你只需要去冲洗它,(译者注:38分36秒有个词没听清)你只需要去洗它,只需要找个圆环形的磁铁,中间要有圆环的那种,不要使用方形的,你把它放在南或北的定位上,在这个容器所有方向,然后你需要做的,你允许水以非常慢的速度出来,你会发现所有的钙都会排起队来,这就可以做纳米涂层。几天后你就可以将其从边上拿掉。

我的磁铁哪去了?丢了吗?谁能找到我的磁铁?噢,在这儿。

只需要用一些非常简单的铷铁硼磁铁,做这个工作还是非常好用。你只需要来创建一个容器,非常窄的那种,不需要很大,这样你可以在里面提取,每隔几天就只需要洗一下,用手接触会感觉像沙子一样,就会在那个地方,洗掉就行了,它就会给你非常柔和,带甜味的水。在很多程度上你所做的,需要以不同的组合来使用。因为你在这里创建了场体的流动,这样它会提取大部份的钙。这是其中最好的,因为这些磁引力场应对其他来说,就好像同样是CO2,它也在这里创建出磁场强度,它是钙的磁引力场,然后就会被吸引过去。当我从志远者那边回来的时候,观察他们喝的是什么水。在磁铁这边我能看到有多少的吸收量,这样就不需要花费巨量的资金去软化水,这是非常清洁的,这是最简单的方法来做这 些实验,来把这些钙去除掉。你可以做同样的事情,如果你能够找到(这些磁铁)正确的组合,还有这些,你可以把所有的氯从水中去除掉,同样的方式。因为很多人,尤其是加拿大,他们水中有很多的氯,如果你不想要的话,你可以在一个容器中用非常慢的速度把它们去除掉。这样你就有机会,它的磁引力场相对于这边一这边创建出来的,它都会粘到容器壁上,每隔几天你就清洗一下就行了。你可以感受到它,把手放在容器壁的话,你会发现就像沙子一样,你可以看到钙的存在。


瑞克:我想是不是可以延迟几分钟,然后来参加你下一个会议。


凯史: 是的我们有几个比较重要的会议是ZOOM上面。我们需要在事先做些准备。好的,非常感谢。


W: 凯史先生!


W: 噢,他在这里,他是W。


凯史: 你是说DORX吗?他是凯史基金会的孩子,他的声音很好听。Yes!他不经常说。你好,今天没有儿童教学。好的,非常感谢大家的参与,我们会在周四的时候进行公开教学,会公开说明一些事情,还会重复一些事情。我们把今天在中国团队教学的事情重复一下。相对于有关能量装置方面,CO2套包,还有其他的事情,有关凯史基金会在世界各地的团队还有他们的工作。希望能听到一些人能够收到他们的第一套装置,他们的使用情况等等。我也看到这些工厂,在12月的第二周,凯史基金会减痛笔的供给就会开始,来自基金会的减痛笔,在12月份的前几周就可以发货了。所以来基金会意大利工厂的CO2套包也准备对外出售。做好准备后第二天就会非常热,明天会非常温暖。来自意大利的CO2套包,我们会在这个月的月末或12月初对外发售。我们也是第一次对外公开等离子体单元的适配器。我们会在下周向各位来展示样品,我们会在12月初量产。我们会当作过度产品的方式来使用。非常感谢各位,我们在周四再见。


W: 我非常爱你,凯史先生。


凯史: 噢,早上好,你准备去上学了吗?


W: 今天我不用去上学,今天放假。


凯史: 噢,太棒了,今天可以到处去玩。


文斯:一直到下周都不用上学。明天是好日子。


凯史: 好的,明天再见,明天你睡醒的时候再和我们相见吧。


文斯:好的,很有可能


凯史: 好的,非常感谢各位今天的参与,再见。


瑞克:谢谢凯史先生,今天是周二,2015年11月10号的健康教学。结束的时间到了,结束现场的录音和录影。


这里有最新的公司动态,这里有最新的网站设计、移动端设计、网页相关内容与你分享